欢迎来到河北幕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返回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河北幕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河北幕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13013237787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正氏首页 >> 新闻中心
中国农药行业“中国梦”亟需创新“正能量”

  不可否认,我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农药大国;但当提起何时能够成为农药强国的时候,行业人士总是缺少些底气。在决定我国何时能成为农药强国,提高国产农药的市场占有率方面,关键要看我国的农药企业掌握的核心科技水平如何,还要看我国农药企业在科技创新体制建设方面取得的成就。

  近日,一份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旭红、李正名、沈寅初、吴孔明、陈焕春及中国科学院院士康乐、邓子新共7名院士共同提交的《关于加强国家农药创新与应用的建议》的报告中明确指出,由于科技的进步,现代农药已经进入超高效、低用量、无公害的绿色农药时代,新的种植形态和生态理念对农药发展及其应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报告还显示,美、日、德、瑞士、英、法等发达国家,在农药的创新能力、产业发展水平、应用水平方面处于世界的领先地位。其中,日本在此领域,通过国家推动,调动大学、科学院、产业的积极性,后来居上,尤为值得关注。

  农药是现代农业、生态保护和卫生防护不可缺少的药剂。农药的创新和应用与生态保护、粮食安全、食品安全等息息相关,不仅影响着化学工业和农业动植物保护产业的竞争力,也影响着人民生活、牵动着千家万户的注意力,是建设美丽中国和生态文明直接面对的重大产业发展和民生改善的关键问题之一。

  围绕中国农药行业如何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中国农资》近日特开辟中国农药行业谋求健康发展系列报道,将分别从创新、转变的角度,力图展现长期支持、从事中国农药行业的企业及人士的成长、发展之路。

  积极践行创新理念时不可待

  “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向前走必然面临诸多挑战,只有靠科技创新才能攻克这些难关。我国农药产品长期仿制外国品种,作为中国科技工作者,我们应该有雄心去创制符合中国国情的农药。”今年4月,在上海举行的2013年农药行业知识产权与保护高峰论坛上,年届八旬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农药工程中心(南开大学)主任李正名发出了这样的呼吁。

  无独有偶,9月1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东理工大学校长钱旭红在参加第六届中国农药高层论坛的报告中也指出:“农药创新和应用研究具有长周期性、基础性、高度学科交叉性和公益性。农药与医药相近,有远甚于医药的生态影响广泛性和复杂性,农药发展对医药的发展又具有一定的推动和补充作用。”钱旭红表示,发达国家的医药和农药,往往能通过跨国公司的链条,以生命事业部等产业管理形式有效整合在一起。然而,我国农药相关的研究开发经费、人力投入等与医药相比均十分可怜,农药研究人员和产业的积极性相对较低,国内农药企业创新能力和意识薄弱,长期处于技术和产业的低端,无法获取相应的利润回报,难以形成产业优势。

  钱旭红介绍说,近年来,在国家973计划、863计划、支撑计划的支持下,我国农药的创新能力有所加强,产业发展水平和应用水平有所提高。然而,由于对原始创新能力重视不够、传统高、中毒农药淘汰力度小或者有禁不止、产业与应用的相互脱节,导致农业大规模病虫草害及抗性灾害时常发生,毒豇豆、毒生姜等食品安全事件不断。“我国农药产业竞争力一直处于国际的低端,在尚未出现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农药创新和应用研究的大型跨国公司之前,需要国家层面的重视与领导,以促进其健康发展。”钱旭红说。

  “我国的农药产业经过十多年来的快速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为确保我国粮食连年增产和农产品质量安全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出现了许多新的情况,对农药行业发展提出了许多新任务和新要求。”国务院参事、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会长刘坚在接受《中国农资》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这些年的快速发展,我国农药行业的生产水平、经营水平、科研水平、应用水平及管理水平等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但是,也存在着不少令人担忧的情况。比如,我们的高效低毒农药和生物农药新产品的研发能力,总体上依然不强,难以满足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农药应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普遍存在;现有的高效低毒农药和生物农药产品,由于各种原因难以得到广泛的推广应用;有些企业生产的农药产品质量存在较多问题,直接对农业生产和农产品质量安全造成危害;农药经营网点过多、过滥,难以监督管理;在农药产品出口方面,也存在着原药产品出口多,制剂出口少的问题,不利于国内资源的保护与环境安全的保障。“如果不能尽快使这些情况得到改善和解决,必将对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这些问题的解决,根本上还是要靠改革和创新。”刘坚强调说。

  实现农药行业“中国梦”要坚持“三创新”

  目前,我国正处于一个立足改革、创新求发展的新时代。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农药行业依然存在观念落后、机制不活、技术创新能力弱、产品结构不合理、销多利少、部分产品产能严重过剩、高消耗与重污染突出等问题。

  工信部产业原材料工业司石化处处长张文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农药行业自主创新能力不强,规模以上企业投入研发的资金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仅为0.7%,相比发达国家的10%—20%差距太大。同时农药产业结构还不太合理,行业集中度偏低、产能过剩的问题突出;产业布局和区域能源、资源承载能力不相适应;中小企业的发展活力还有待增强。另外,行业过度依靠投资带动和出口带动,资源能源的消耗和低成本要素投入也值得重视。这种粗放型的增长方式在全球经济大变革、世界经济增长模式发生变化的今天,将越来越受到限制。

  张文明认为,目前我国农药行业核心竞争力不强,经济效益不高,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集团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著名品牌。很多农药产品出口之后,已经看不到生产企业的标识。因此,要实现农药生产大国向强国的转变,除了完善科技创新体系外,企业品牌和口碑的建立也必须重视。

  “要解决这些问题,把我国从农药大国发展成为农药强国,实现农药行业的‘中国梦’,就必须努力践行观念创新、机制创新及技术创新‘三创新’。”湖南省农药工业协会秘书长汪建沃也认为,观念创新是基础、机制创新是保障、技术创新是关键。观念创新是一切创新的前提和根本,是行业发展的灵魂,是行业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是行业生存和发展的根本保证。

  在汪建沃看来,创新不是一股潮流,而是一种革命性的科学实践。要以进一步扩大开放推动观念和体制创新,形成开放新格局,意义重大。具体而言,如果农药行业树立新的观念,不墨守成规,不东施效颦,就不会出现“草甘膦热”、“百草枯热”、“阿维菌素热”等一幕幕重复建设、产能严重过剩的结局;就不会出现同一个配方的制剂产品全国有数百家企业重复登记,为抢占市场而自相残杀的悲剧;就不会出现侵犯知识产权、违规添加隐性成分的恶作剧。“虽然观念的创新是一切创新的源泉,但管理机制的创新与科学技术的创新也是行业发展的基础与关键,三者缺一不可。农药行业应该努力践行‘三创新’,真抓实干,在发展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不断把行业做大做强。”汪建沃说。

  要注重热点

  农药品种的开发和研究

  “中国农药工业的整体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根本原因是我国农药研发落后。要从根本上调整产品结构,必须从加强农药创制入手。”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农药技术经济发展中心技术总监胡笑形认为,创新要选对品种。选择的原则应该是在国际上具有相当市场的品种、销售增长迅速的品种、有发展前途的品种和具有特殊用途或新作用机制的品种。她还建议企业应该多关注热点农药品种。所谓热点农药,就是那些市场已经成熟,全球年销售额超过5亿美元的农药品种。

  以除草剂为例,胡笑形建议企业可关注目前国内外都被看好的热点品种,如除草剂草甘膦、麦草畏、2,4-滴胆碱胺盐、草铵膦、精异丙甲草胺、甲基二磺隆、双氟磺草胺等。据了解,这些品种中也不乏一些“老兵”,比如已经使用了几十年的草甘膦、麦草畏、草铵膦等,但是其销售额仍然出现两位数的增长。“因此,企业一定要冷静分析,特别是要看到,国外对这一品种的开发已经集中在它的衍生物上,包括酯盐和有机胺盐等,目前已经有13个产品,可以适用于不同作物、满足不同需要。而且这3个除草剂都与成功开发的耐除草剂作物构成杂草防除的新解决方案,从而获得新生。企业需要跟踪、调查国外的技术进展,及时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这样才能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胡笑形说。

  在具体选择品种的时候,胡笑形提醒企业,要采取“规避政策”、“自我保护”的发展方针。“我国2008—2011年草甘膦销售从巅峰跌到谷底的教训是非常惨痛的。除了政府、行业领导管理不力外,企业的盲目发展也是主要原因之一。”胡笑形告诉记者,世界上领先的6家跨国公司可以围绕相同的课题进行研发,但不会去重复建设其他公司已经大量生产的热点品种。规避实际上是保护自己。比如日本农药公司1988年发现第一个双酰胺类杀虫剂氟虫双酰胺后,杜邦、拜耳、正先达等大公司并不是去重复建设氟虫双酰胺装置,而是积极投入该领域的研发,最终创造出诸如氟虫苯甲酰胺这类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

 
友情链接
 中国农化招商网    中国农资交流网    百度    火爆农资招商网    农博网  
河北幕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义和庄镇  邮编:072750
电话:0311-83118194  传真:0311-83118194  招商电话:13013237787
收缩
  • 技术热线

  • 13013237787